聊城市电子商务协会

不惧业绩滑坡灿能电力扣门北交所IPO 欲借募投项目转型成长性待估
栏目分类
聊城市电子商务协会
公司新闻
活动动态
你的位置:聊城市电子商务协会 > 公司新闻 > 不惧业绩滑坡灿能电力扣门北交所IPO 欲借募投项目转型成长性待估
不惧业绩滑坡灿能电力扣门北交所IPO 欲借募投项目转型成长性待估
发布日期:2022-08-07 18:09    点击次数:200

围绕电力的应用场景,更多企业正在冲刺上市。

北交所2022年第6次上市委审议会将于3月4日召开,届时南京灿能电力自动化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灿能电力)的IPO申请将接受审议。

作为一家聚焦电能领域的高新技术企业,灿能电力由于光伏发电无补贴平价上网政策的出台,其业绩也在报告期内出现下滑的趋势。招股书显示,2019年灿能电力的营收和净利润分别为0.74亿元、0.24亿元,二者分别同比下滑10.39%、16.45%。

2016年灿能电力便挂牌新三板,挂牌后其分别在2019年和2020年向股东定向增发0.13亿元、0.24亿元。除此之外,灿能电力便再未通过资本市场融资,而其成交量也可谓是“门可罗雀”。Wind数据显示,灿能电力在2019年至2020年的新三板挂牌阶段的成交量几乎为零。

此次灿能电力预计募集1.50亿元用于“电能质量监测治理综合产品生产”和补充流动资金。

在北交所对灿能电力的三轮问询中,除了业绩成长性饱受关注外,其创始团队均来自另一上市公司,同样也是灿能电力重要客户的国电南自(600268.SH),这也让交易所对其团队是否可能利用职务之便不当利益提出问询。

业务成长性待估

作为一家聚焦于电网领域的企业,灿能电力主要从事电能质量监测设备及系统的研发、生产和销售,该产品的受众群体一般为省电网公司、大型企业用户、智能园区等,其用于电能质量监测分析管理应用。

尽管灿能电力一再宣称其主要是以研发为主,委托研发为辅的研发模式,但是从逐年下降的研发人员数量来看实际情况似乎并非如此。

从2018年至2020年,灿能电力的研发人员分别为26人、24人、23人,占当期员工总数的比重分别为23.01%、22.02%和19.83%。

虽然研发人数的略微下滑并不会构成灿能电力此次IPO的主要障碍,但在报告期内业绩几乎无增长的表现下,灿能电力此次上会如何诠释自身成长性似乎仍是一个挑战。

营收逼近亿元大关的2018年似乎是灿能电力业绩的高光时刻,此后其业绩起起伏伏却始终未能超过这一历史高点。

2018年至2020年, 墨子攻略灿能电力的营收分别为0.82亿元、0,74亿元和0.82亿元,同期净利润则分别为0.29亿元、0.24亿元和0.28亿元。

若以2020年比较,灿能电力当年的营收甚至未达到北交所市场的平均水平。

wind数据显示,86家北交所企业2020年的平均营收达到5.83亿元,中位数为3.1亿元。

这86家北交所企业中仅有通易航天(871642.BJ)、殷图网联(835508.BJ)和诺思兰德(430047.BJ)这三家公司2020年的营收未超过1亿元。

对于灿能电力的业绩增长问题,交易所也曾提出质疑。

“结合上述情况和发行人收入规模、所在地区的市场总体需求及竞争情况、发行人的市场地位及未来规划等说明发行人主营业务成长空间是否有限,是否可能对持续经营能力产生重大不利影响,请充分揭示相关风险,必要时作重大事项提示。”交易所指出。

目前电能质量监测装置仍是灿能电力的主要收入来源。

从2018年至2020年,电能质量监测装置所带来的营收分别为0.76亿元、0.59亿元和0.67亿元,占当期营收的比重分别为93.06%、80.71%和81.32%。

灿能电力也承认其所在行业的市场空间较小,并提出计划拓展其他市场。

“发行人所在电能质量监测细分行业市场空间相对较小,发行人在电能质量监测细分市场成长空间有限,未来发行人计划拓展电能质量治理市场,增加发行人的市场空间。”

不过灿能电力所称的“电能质量治理产品”还只是停留其募投计划阶段,在募投项目中,灿能电力预计将1.39亿元的募投资金用于该产品的研发及“灿能云”数据中心建设。

灿能电力是否可以成功转型,在电能质量治理市场占有一席之地或还具有不确定性。

创始团队的“客户出身”

另一纠结在灿能电力上的争议是,其创始团队的履历问题。

信披材料显示,灿能电力的董事长章晓敏、金耘岭和林宇等多名高管、核心技术人员均来自国电南自及其子公司南京南自机电自动化有限公司(下称南京南自),而国电南自(含南京南自)正是灿能电力的前五大客户。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创始成员在国电南自及南京南自的职级并不低。

比如,灿能电力的董事长章晓敏曾任南京南自的总经理;董事金耘岭则曾是南京南自的总工程师、副总经理;再如,核心技术人员王巍则原是南京南自的研发部工程师。

交易所则对灿能电力的上述潜在关联关系提出质疑。

“结合发行人股东、董监高及核心技术人员的履职情况,按照实质重于形式的原则,说明发行人与南京南自及国电南自是否存在关联关系。”交易所指出。

对此,灿能电力则以相关人员离开时间已达10年之久为由否认二者存在关联关系。

“发行人实际控制人及部分董监高、核心技术人员在 2010 年前自南自机电及国电南自下属公司离职,离职时间已逾十年。报告期内,发行人实际控制人及部分董监高、核心技术人员均专职在发行人任职,全力全心投入发行人经营发展,除发行人及子公司外,均无对外兼职的情况,也无在国电南自及其子公司任职或投资的情形。”灿能电力表示。

尽管如此,但灿能电力报告期内与国电南自及旗下主体之间仍然有着数百万的交易。2018年至2020年,灿能电力从国电南自体系获得收入分别为416.17万元、320.55万元和529.98万元。

灿能电力认为该金额并不算巨大,其也不存在对国电南自及其子公司的依赖,同时还以2014年进入该客户的合格供应商名单为由意图证明二者之间不存在关联。

灿能电力表示:“报告期内,发行人与国电南自及其子公司之间的交易金额占发行人营业收入 的比例为5.07%、4.35%、6.48%和5.31%,占比不超过10%,对国电南自及其子公司不存在重大依赖。”

“发行人最早是2014年与国电南自及其下属公司开始合作,而发行人实际控制人及部分核心员工均是 2010 年前自南京南 自及国电南自下属分公司离职,因此不存在通过任期内的职位关系而使得发行人获得订单。”灿能电力称。

尚待明确的成长性来源、颇为扎眼的团队履历等因素是否会给灿能电力的IPO闯关徒增变数,一切仍然有待上市委和市场的定夺。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