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城市电子商务协会

《人世间》从不缺男人的周蓉,看完她法国流亡的12年,你也会爱她
栏目分类
聊城市电子商务协会
公司新闻
活动动态
你的位置:聊城市电子商务协会 > 活动动态 > 《人世间》从不缺男人的周蓉,看完她法国流亡的12年,你也会爱她
《人世间》从不缺男人的周蓉,看完她法国流亡的12年,你也会爱她
发布日期:2022-07-30 06:53    点击次数:57

周秉义,生前无儿无女,死后与父母同穴,他的一生,悲凉至极。

而细读那段临终遗言,真的道尽了骨子里的遗憾。

病榻上的周秉义对着弟弟妹妹说:

我死后不必买墓地,就把我的骨灰放在爸妈的墓室吧。如果有人议论我,攻击我,也千万不要辩解,不要打抱不平。

最终胃癌去世的周秉义妻子郝冬梅仅仅在4个月后就改嫁了,而住在他拼命建造的楼房里面的光字片区的人们,并没有对他感恩戴德。

他就这么背负着不孝和贪官的骂名病逝了,生前让妻子改嫁,死后与父母同穴。他终于是放下了对爱的执念、对官职的责任、回到了父母的身边——以儿子的身份。

难两全

周秉义的前半生都逃不过一句话——难两全!

他选择与郝冬梅结婚的时候,不仅因为她父母的身份放弃了大好的前途更是因为郝冬梅的身体原因,他这一生都将无儿无女,可他还是选择了忠于爱情,把绵延子嗣的传统和儿女之乐都抛在了脑后。

郝冬梅的母亲平反前他们也未在家里住过,没有地方也不方便他们的事业发展,因此他未能在父母身前尽孝。

郝冬梅的母亲平反后,要求他们回去一同居住,周秉义思虑再三放弃了单位分的房子而这就意味着他无法把父母接来一同居住,他再次无法在父母身前尽孝。

平心而论,周秉义是不愿意做个倒插门女婿的。可郝冬梅和金月姬都只有彼此一个至亲了,又经历了一场那么大的变革,一个失去了父亲一个失去了丈夫,郝冬梅是一定要陪在母亲身边的,而他又无法与冬梅分居,只有做了倒插门才是既成全了丈母娘又规避了夫妻矛盾,因此周家父母至死都没有得到过大儿子周秉义的贴身照料,尽管他尽力的在金钱上有所弥补,但终归令他愧疚终生。

周秉义的志向本不在官场政途,他心心念念地想要当个好老师,可丈母娘一句让他撑起郝家的干部门面,他便在金月姬的安排下走不出来了。

金月姬利用自己的职务之便阴差阳错地把他分到了bing gong chang,在那个转型的特殊时期,他为了上千个工人的生计四处奔波,把这份责任扛在了肩膀上,而其实那个时候他完全可以更换职位的,可他选择了远赴苏联, 墨子攻略喝酒喝到住院,为厂里迎来了一线生机。

他的理想与现实终究难两全,岳母把他推向了官场,他便被在其位谋其政的职责紧紧地拴住了,至此半生都鞠躬尽瘁,他的胃病也是这么来的。

周秉义是周家的老大,他从未给家里惹过任何麻烦,一直都是小心谨慎还要时刻提醒着弟弟妹妹,可除了周蓉,很大程度上秉昆是不能真正理解他的,可亲人哪怕不理解终归是爱他的,可悲的是,他在退休前拼命改造的光子片区的人们却在背后戳他的脊梁骨。

愧疚

周家父母去世之后,周秉义的心里充满了愧疚。而他也把这份愧疚弥补在了弟弟秉昆身上和光字片区那个地方。

周秉义调回光字片区是平调且是他主动要求的,很多人都不理解他的做法,但他硬是闷着头忙的天旋地转的为光子片区带来了生机。

他这一生没能让父母离开脏乱差的光子片区住上好的楼房,他最终用改造光子片区用拆迁的方式让整个片区的人们都住上了楼房,可父母终归看不到了,但他的心里也算有了些许安慰,毕竟那个他从小长大的光子片区,他始终深沉地爱着。

最终他不仅自掏腰包给国庆、赶超、进步家里一共送去了一万元,还动用了一点私权给秉坤的儿子周聪找到了工作,且让秉昆提前扩大门面房从而分得了更大的房子,更是用自己的职务之便给国庆、赶超、进步和春燕妈妈走了后门,虽然都是在合法的范围之内,但终归是打着擦边球的。而这对于一生清正廉洁绝不因公徇私的周秉义来说是他仕途的两个污点,可终归这两个污点因亲情和爱的光芒而变得耀眼。

周秉义对妻子郝冬梅也是心怀愧疚的,倒插门的那些日子里他陪岳母的时间比陪自己的要多一点,后期更因为他的职位调动二人一度是异地分居的状态,冬梅也总是大年三十在秉昆家吃年夜饭,大年初一跑去与秉义团聚,不仅如此,在秉昆入狱的那十几年,周秉义因身份的问题或者忙于政务,都是冬梅在替他看望秉昆,连蔡晓光都说,从没见过如此尽心尽力的嫂嫂。

而周秉义怀着对妻子的愧疚和对父母的亏欠说出了那段临终遗言,他要妻子改嫁去寻找自己的幸福,而自己就与父母葬在一起,我想他大概是觉得要以儿子的身份与他们长眠吧。

周秉义对光子片区的改造是开天辟地的,在那片骂声中他曾经的好友陶平发文章为他声明,原著里他这么形容周秉义的丰功伟绩。

追悼会后不久,微信圈疯转一篇评论光字片等三处危房区拆迁工程的文章,署名“某人”。该文认为,三处危房区的拆迁在本市具有里程碑意义,毫无疑问相当完满成功,但并不具有可复制性。因为无论是招商引资,还是拆迁过程,周秉义个人正派诚信的人格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当今本地领导干部中,如他那般有人格魅力者,并不多见。

可尽管如此,那些市民们却是不能理解的,他们愤怒于周秉义为何坚持要组建保安队,还要收费,哪怕是小区里发生了安保事件时保安队及时发挥了作用,都无法按下这民声哀怨。

他们在对比中恨透了周秉义,恨自己没有拆迁补偿费恨自己没有分得更大的房子,却从来没有人去想一个前提,那就是如此脏乱差的光子片区没有政府的扶持资金全靠招商引资完成那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

更没有人关心周秉义在这个过程中求了多少人喝了多少酒有多少个不眠的日日夜夜,甚至昏倒了在了拆迁现场。他们只是要求本该退休的周秉义在多干几年,却在眼红别人的时候立马吐沫星子往周秉义的脸上吐,回报他的是一封封举报信。

可周秉义终究是不去计较的,他心里有的只有愧疚。可其实他最愧对的恐怕还有自己,他这一生为爱情而活、为人民而活、累坏了身体、放弃了理想以病逝的姿态离开了这个世界,唯独没有放肆地为自己而活过。

何其,可悲!

但我还是喜欢电视剧的结局,郝冬梅没有那么快改嫁,周秉义没有过早病逝,二人终究是相伴到老了。

结语:

周秉义这一生身上背负着信仰和责任,关于爱关于家关于人民,可到底是忠孝难两全,他亏欠了父母也负了理想,但好在他创造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丰功伟绩,而历史的意义就在于,你的对或错会在时间的长河里被证明被歌颂。所以那些骂名会被时间遗忘,而历史却永远记得他的贡献。

作者介绍:一笑清欢Echo:一笑慰风尘,一味是清欢,愿我们在文字的世界里相逢未晚。

往期精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