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城市电子商务协会

1966年,她27岁,他76岁,新婚之夜她泪如雨下,后来为他终生不嫁
栏目分类
聊城市电子商务协会
公司新闻
活动动态
你的位置:聊城市电子商务协会 > 活动动态 > 1966年,她27岁,他76岁,新婚之夜她泪如雨下,后来为他终生不嫁
1966年,她27岁,他76岁,新婚之夜她泪如雨下,后来为他终生不嫁
发布日期:2022-07-30 09:29    点击次数:177

有人问她,一个女人,嫁给一个能当她爷爷的男人,你图的是什么。

有人问她,一个女人,嫁给一个比你年长四十七岁的男人,你能有几分真心实意。

有人问她,一个女人,嫁给一个已是耄耋之年的男人,你与他都是疯狂又自私的赌徒各取所需,怎么能好得了长久。

胡友松承认,在她漫长再也没有第二段婚姻的人生里,听了一辈子的不解和质问。

在史料馆旁的小别墅的房间里,她常伴青灯,研习书画,而光阴就这么缓缓流转了半个世纪。

是的,我与他的开始,始于各取所需,但我却是爱他的,或许别人不能相信和理解吧。

胡友松曾这么承认过。

1939年,在一代著名影后胡蝶嫁给潘有声四年后,生下一女,然而这个女儿却不是潘有声的血脉,孩子随胡蝶本姓,取名若梅。

国民影后生下了私生女还带在身边,居然也没有影响她与丈夫潘有声的感情,这个女儿的生父到底是个什么来头,甚至有人怀疑是戴笠。

但只有胡友松知道,她从小就不知道生父是何许人也,到死都没见过自己生父。

因为胡蝶一直否认也没有公开,对年幼的胡友松说,对外只能说有妈妈,不能提爸爸。

因为母亲的关系,胡友松也极力撇清她并不是戴笠的私生女,还说自己已经八岁了,母亲才与戴笠认识,第二年才同居。

但有时候真相或许就是离奇曲折,合乎情理的反而不是答案。

胡友松与戴笠晚年的留影,那五官眉宇都极其神似,但既然没有没有真正的标准答案,胡友松的身世谜团随着时间,便渐渐湮没了。

胡蝶

毕竟比起母亲的生而不养,生父是谁似乎也显得并不是那么重要了。

胡友松的童年,除了容貌尽得母亲馈赠遗传,她并没有得到再多的东西了。

从小她便住在酒店房间里,因为母亲是演员明星的关系,母亲经常各种拍戏通告应酬,她除了比别的童年孩子更多能穿上一般人都没有的华服,坐上接送母亲的小汽车以外,她根本得不到母亲的爱与照顾。

胡友松哪怕到了晚年也依旧高傲地展示着她作为大明星的女儿身穿华服,经常坐着小轿车出入,见过许多大人物大场面,却始终不肯承认的是,母亲并没有给她一个完整的家,她也从来没有得到过应有的疼爱与照顾。

她从小便是个缺爱的人,复杂的原生家庭让她极度渴望被爱,这也种下了她后来轰动一时的婚姻埋下了种子。

她的童年看似绮丽绚烂,实质纸醉金迷,空白孤寂。

在六岁的时候,因为染上了湿疹,医生建议胡蝶带女儿去气候相对干燥的北平定居,可胡蝶不愿意放弃她的演艺事业,梦幻西游手游队伍搭配无暇照顾胡友松。

若梅,以后沈阿姨就是你的妈妈,妈妈工作很忙没有时间照顾你,你跟沈阿姨去北平住吧。

那是胡友松最后一次见到她的母亲,她的人生此后只剩下一个更不爱她的养母。

就这样,胡蝶将胡友松托给军阀张宗昌的姨太太沈文芝,带去北京。

胡友松曾不止一次想,如果当年她不是患上湿疹,母亲能将她一起带去香港,她会不会就能够拥有一个温暖的家庭,平平稳稳地念书,然后找一个相知相爱的普通人相恋结婚,过完美好平静的一生?

可惜,这个世间没有如果。

中学的时候,她改名友松,美丽且品学兼优,但时代的不容显然将这株花儿磨砺成了一棵沉默生根的松树,因为过往的出身,她被学校撤下入团的名单,两次自由追求的恋爱最后都无果而终,分手结束。

得知女儿悲惨的境遇后的胡蝶曾想要接回女儿,可无奈养母狮子大开口,胡蝶无力支付巨额抚养费,只能给了一箱首饰给沈文芝,让她确保给胡友松能上大学。

可这一箱首饰很快就给曾是姨太太大手大脚惯了的养母挥霍殆尽。

沉浸在学业与爱情,事业也似乎一眼看不到未来希望的痛苦之中的胡友松,没想过她的人生有一天还会有神奇的转折。

1965年,那时候的胡友松被下放到通县医疗队劳动,第一次在广播里听到了一个当时几乎所有男女老少,国家重要的领导都去了接待的一个人,李宗仁。

而更想不到的是,她会后来成为这个人的第三任太太。

当年在周恩来总理的主持下,将军李宗仁从美国回归到中国,然而回国没多久,李宗仁的夫人郭德洁就因为乳腺癌病逝了。

年迈孤寂的李宗仁想要有个人陪伴余生,于是他的秘书程思远开始给他物色。

程思远心知,已近暮年的李宗仁不过是需要个人陪伴照顾罢了,所以当他一提起此事,程思远的朋友,曾给胡蝶剧本翻译改编的翻译家张成仁便想到了影后胡蝶的女儿。

她刚好又是在医院医疗队工作。当医院的领导说给她调一个没那么苦累的工作时,当她坐上已经多年没坐过久违的去往李宅的私家小轿车时,她如同做梦一般,她甚至都没有听清程思远与张成仁想要她来的目的。

胡友松还以为看上她的是张成仁,直到走过一道又一道门,穿过庭院的长廊,见到那位已经白发苍苍的男人时,她才回过神来,这位便是她曾经听过的大人物李宗仁。

完全继承了影后胡蝶的美貌的胡友松,在午后的阳光下笑起来,容貌绝美,若穿上美丽的婚纱,绝对是像仙女下凡一样动人心魄,曾叱咤风云的暮年将军第一次见到传说中影后胡蝶的女儿,便觉惊为天人。

那位年近八十的男人问她,是否愿意与他结婚。

那一刻,胡友松心情复杂,她心知这桩婚姻意味着什么。

他已经那么大岁数,还说什么爱情不爱情,我要是嫁过去了,我便是声名赫赫,地位显贵的夫人,昭君文成不过也如此,我没想过以后,我不过是重复她们的影子罢了。

胡友松对这门婚事毫不掩饰地承认过,家不成家,工作待遇很低,嫁入将军府就是为了改善自己的命运和际遇的。

只是没想过,日后的相处,有了爱情的结果。

1966年,已经七十六岁的李宗仁在李宗仁公馆迎娶了只有二十七岁的胡友松。

新婚之夜,胡友松不可抑制地失控,将自己关在楼上卧房,眼泪止不住地落下。

一个能当她爷爷的男人成为她的丈夫,他们之间还能有多长久。

这注定是一桩连自己都骗不过去的婚姻,更别说世人的目光和指指点点。

不到三十岁的胡友松变得敏感顾忌,经常靠吃药才能入睡。

但幸运的是,李宗仁对胡友松却十分宠爱。

不同于年轻男女纯纯的干柴烈火,李宗仁对胡友松的宠溺,有着似乎对青春年少的追忆纵容,有着男人对女人的爱护怜惜,他像丈夫,却更像父亲一般细腻着照顾着她。

敏感衰弱的胡友松吃多了药,一次肚子不适,需要吃四两南瓜子,这么多的量还得一颗颗剥开,赌气之下,胡友松直接躺了回去睡觉。

疼得迷迷糊糊醒来时的胡友松才发现,那个男人已经细心地一颗颗瓜子仁剥好了,还替她盖好了被子,放了一杯热水给她。

那一刻,胡友松卸下了所有的敏感和顾忌,她第一次感觉到在家被人这么细心照顾着的感觉真好。

她下定决心要与他好好过。

然而这样温馨的时光并没有持续多久。

1969年,七十八岁的李宗仁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那个在她前半生的孤苦悲凉里,唯一愿意真心爱她护她的男人离开了,独留她还在这个复杂的世道里残喘。

没有了李宗仁的庇护,胡友松的境遇变得困苦。

她被赶出了李宗仁公馆,将他的遗产上缴国库。

虽然时光短暂,但这个曾真心给过她爱和温暖的男人,胡友松用余生的时间来怀念他。

她把李宗仁遗留的物品后续捐赠给了台儿庄史料馆、中国历史档案馆,住进了史料馆旁的小别墅,国家邀请她担任李宗仁史料馆的名誉馆长。

2008年,胡友松病逝,享年六十九岁。

胡友松终其一生,没有留下子女,她的一生都在寻找她从小就缺失的爱。

母亲胡蝶死后几年,胡友松才知道消息。

我们不知道那位母亲是否还想起过她那身处远方,孤苦无依的女儿。

对于胡友松婚姻的选择,或许很多人有很多看法,但不可否认的是,她是一个并不甘于自己命运的女子,只是改变命运的方式不同的人各有不同而已。

你问她后悔吗,想必她是有后悔的。

后悔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与李宗仁在一起的前期没有好好珍惜。

后悔她思念母亲,却没想过去寻求母亲。

或许,她就不需要如此极端地选择这门婚姻,改变命运吧。

但胡友松也是幸运的,她寻寻觅觅的爱,她始终得到过,虽短暂,但却美好值得一生去怀念珍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