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城市电子商务协会

《相逢时节》原著:简宏成靠陈昕儿发迹,小地瓜并非简宏成的孩子
栏目分类
聊城市电子商务协会
公司新闻
活动动态
你的位置:聊城市电子商务协会 > 活动动态 > 《相逢时节》原著:简宏成靠陈昕儿发迹,小地瓜并非简宏成的孩子
《相逢时节》原著:简宏成靠陈昕儿发迹,小地瓜并非简宏成的孩子
发布日期:2022-07-30 10:02    点击次数:115

《相逢时节》影视剧中陈昕儿很招人烦,是个非常可恨的人,在原著里陈昕儿更可恨。

陈昕儿在参加工作之前确实是个非常优秀的人,人长得漂亮,学习上进,擅长文科,是班里出了名的才女,还是班里的团支书,老师和同学都非常喜欢陈昕儿。

老师和同学都给予了陈昕儿很高的评价和期望,陈昕儿可以说是他们学校“天之娇女”般的人物。

陈昕儿和简宏成是同班同学,简宏成是班长,陈昕儿是团支书,两人都是班干部,所以两人接触很多,再加上他们俩还是老乡,所有就更亲近了不少。

陈昕儿一直默默暗恋着简宏成,但简宏成不喜欢这位中规中矩的“天之骄女”,他喜欢的是“妖女”宁宥。

毕业后大家各奔东西,简宏成和宁宥之间断了联系,各自为生活奔波,宁宥毕业不久就和郝青林结婚,这让简宏成彻底对宁宥死了心。

毕业后陈昕儿也在为事业努力,不负众望找到了份非常不错的工作。

而简宏成就没那么幸运了,父亲留给他的厂子,被亲姐姐简敏敏和姐夫张志新联手骗走了,逼得简宏成无家可归,只好自己去深圳打拼。

那时候简宏成非常落魄,已经山穷水尽了,他一直处在行业最底层的那一档。

《相逢时节》原著里,陈昕儿后来对宁宥说:“那时候他刚被他姐姐姐夫骗得一文不剩,借钱从头做起你知道吗?非常惨,一边似乎挥金如土撑门面,一边回到宾馆啃方便面。但他就是那种人,他从不甘于平庸。他当时在竞投一个项目,最大对手是我们公司。可他在业界实在太渺小,渺小到来我们公司转悠都没人认出他,赶他走。他试图从我们公司收集情报,可没人上他当,他一无所获,直到看见我。”

简宏成一直很落魄,直到遇见老同学陈昕儿。

在简宏成最困难的时候遇到了陈昕儿,陈昕儿就在他的对手公司里工作。

简宏成这么机灵的人,当然不会放过任何机会了,就开始主动和陈昕儿亲近,天天请陈昕儿吃饭,非常殷勤。

简宏成向陈昕儿诉说了心声,包括家里的情况,表现得非常可怜,非常落魄,同时也表达了渴望这次竞标成功。

陈昕儿被简宏成的殷勤打动了,她想帮助简宏成,就把公司的竞标方案偷了出来。

公司竞标方案是公司一等绝密文件,怎么能让竞争对手简宏成看呢?这是大忌,陈昕儿当然很清楚。

陈昕儿外号陈规矩,从外号就能看出来, 墨子攻略陈昕儿是个非常守规矩的人,这是她做人的原则。

陈昕儿为了成全简宏成,做了违背自己良心和原则的事,正是因为这件事,葬送了陈昕儿后半生。

无论陈昕儿出于什么目的把竞标方案给简宏成的,陈昕儿对公司来说都是可恨的,是不可原谅的错误。

第二天公司发现了有人动过竞标方案,但没查到是谁干的,在询问中领导发现了陈昕儿神色紧张,魂不守舍,再把她和简宏成的关系联系到了一块,但、虽然没有确凿证据,但是谁干了人们已经心中有数了,随后随便找了个理由,就开除了陈昕儿。

这是陈昕儿应得的下场。

这件事影响了陈昕儿的半生,之前陈昕儿是那么的阳光开朗,做事认真负责,这次她为了简宏成竟然做出了违背自己原则和良心的事,她这样的人,是不允许自己身上有这样污点的。

从公司离开后,陈昕儿一蹶不振,在面试时非常不自信,表现得唯唯诺诺,没有了之前的底气。

《相逢时节》原著里简宏成这样评价当时陈昕儿:“开除这件事放别人身上不是什么大事,放陈规矩身上就成了心病,她再去找工作,总疑神疑鬼以为别人知道她干的好事,最后总是卡在面试那一关。她想上海的事应该不会传到深圳,再说我在深圳,她就过来了。她只要心里不疑神疑鬼,就很容易找到工作,安顿下来才通知我。”

陈昕儿为了帮助简宏成,不但事业受了重创,她的精神也开始变得不正常,陈规矩变成了陈污点,这远远超过了她的承受力,留下了心病。

其实陈昕儿理解错了简宏成的用意,简宏成之所以主动接近陈昕儿,只是想套话,想知道竞争对手尽量多的信息,没成想陈昕儿竟然把公司竞标方案偷了出来。

简宏成非常了解陈昕儿的为人,她是不可能做这样的事情,但她竟然为了简宏成去做了,这也让简宏成非常惊讶。

陈昕儿因为简宏成突破了底线,简宏成也不好意思解释,事后他也非常懊恼,后悔连累了陈昕儿。

这个时候简宏成虽然不爱陈昕儿,但他们之间的关系非常好。

陈昕儿丢掉工作后就去深圳投奔简宏成了,她认为自己身上的污点同行可能会知道,来到深圳就没人知道她了。

来到深圳后简宏成也给予了陈昕儿尽量多的照顾,可是他也坚壁清野地表示,他不要陈昕儿,他只喜欢宁宥。

可是谁能想到呢?陈昕儿在简宏成的出租屋和衣睡了一晚上之后,就彻底赖上了简宏成。她一直到小地瓜快出生的时候,才找到简宏成,并表示小地瓜就是他的孩子。而简宏成明知道这里面有猫腻,看到陈昕儿要死不活的状态,还是负责任地接手了陈昕儿这个烂摊子

简宏成在深圳发展得很好,公司越做越大,挣了不少钱。

简宏成发迹后并没有抛弃陈昕儿,给陈昕儿买大房子让他们母子住进去,还大把大把地给钱。

但简宏成只能给予陈昕儿经济上的帮助,不会和陈昕儿结婚。

这也成了陈昕儿难以启齿的隐痛,变得越来越疯癫起来。

陈昕儿认为简宏成之所以不和她结婚,是因为简宏成和宁宥一直在联系,所以陈昕儿又开始恨宁宥,怕宁宥来抢简宏成。

陈昕儿就是这样“疯”了起来的。

原著中田景野说:“陈昕儿以前也曾经美丽上进过,但后来单恋我们高中班长简宏成,人整个变了。后来追着班长去深圳,被无良老板下迷药那个啥了,生下一个儿子。这大概是她桥头忽然疯狂揍我的原因。从此以后她精神也变得不太正常,选择性地遗忘,选择性地以死相逼。”

而简宏成也当着陈昕儿母亲的面,说出了那晚的真相:“陈昕儿喝的饮料里让人下了药,之后就随便摆布了。这是防不胜防的事,再精明的女人让熟人盯上,都是一样的结果。最后反正喷一身白酒上去,眼看着就是醉酒,事后别人还说是活该,谁让你管不住自己,喊冤都让人笑话活该。”

陈昕儿听到这里又开始发疯,被她母亲一个耳光打安静了,

其实这时候所有人都已经知道小地瓜不是简宏成的亲儿子了,只有陈昕儿还在装疯卖傻,要一直赖着简宏成。

陈母知道真相后也对女儿很是失望。指着陈昕儿鼻子大吼:“你良心坏掉了。你要治病,更要治良心。”

可以说陈昕儿是简宏成的恩人,的确帮了他一个大忙。

简宏成靠着陈昕儿偷来的竞标方案竞标成功,挣到了人生第一桶金,也是因为这桶金,简宏成的事业才开始进入正轨,从此事业开始狂飙,这都要归功于陈昕儿。

但这也是陈昕儿唯一一次帮助简宏成,简宏成也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简宏成明知道自己不爱陈昕儿,还把控不住自己,没有把握好异性之间相处的分寸,这也是陈昕儿赖上简宏成的导火索。

简宏成对陈昕儿也算是仁至义尽了,明知道小地瓜不是自己的孩子,不但没有抛弃陈昕儿母子,还养了他们那么多年。

简宏成给了陈昕儿一套深圳的房子,这套房子是很多人一辈子努力都买不起的,简宏成还每月给陈昕儿10万生活费。

可陈昕儿明知道孩子不是简宏成的,仍然不断地去骚扰简宏成和宁宥,不断地向简宏成索取。

陈昕儿也得到了应用的惩罚,在该努力奋斗的年纪选择了消耗简宏成的善良,没有活出该有的精彩,辜负了自身的才华人们对她的期望,最终进了精神病院。

走到这一步,完全是她咎由自取,不值得人们同情。